首页 > 全球频道 > 正文

真的赌上国运了?如果奥运会取消 对日本意味着什么?

2020年03月04日 14:53
作者:李丹 陈玉琪 戚梦颖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真的赌上国运了?如果奥运会取消 对日本意味着什么?】倒计时牌定格在“距离开幕还有147天”。(中国经营报)

  倒计时牌定格在“距离开幕还有147天”。

  这是32年前日本动画电影《阿基拉》对2020“新东京”(虚构城市)奥运的预言。预言会否成真,尚不可知,但此刻日本政府仍在拼尽全力,拒绝外界惊扰其再次经济腾飞的奥运梦。

  截至日本当地时间3月4日,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1000例,因新冠肺炎死亡累计12人。

  2月21日,雅虎日本当天就“是否如期举办东京奥运”发起投票,60%日本民众认同“应该取消”。同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按计划举行。

  针对东京奥运可能取消的猜想持续酝酿。2月28日,桥本圣子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称,“从选手角度来看,奥运会不可能延期”。

  的确,运动员不会有很多个“全力备赛的四年”,日本也不再有“孤注一掷的七年”。东京奥组委在其官网上发布的最新预算为126亿美元,但根据外媒估算,从2013年申奥成功算起,日本政府已累计投入250亿美元。日本《新闻周刊》早前报道,东京奥运会日本国内赞助商签约金额超过30亿美元,日本航空花费2亿美元开设廉价航空,东京大仓酒店投入10亿美元重新装修……

  疫情蔓延期间,日本政府奉行“不检测就不会有新增”的信念,坚称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并为之努力着。有评论认为,日本在2020东京奥运上“赌上了国运”,“日本输不起”。

  但梳理安倍执政以来的经济政策和东京奥运的预算、收益统计数据来看,东京奥运还算不上“国运”,也不至于让日本输得太惨。日本政府和民众对2020东京奥运的期盼承载着“重演1964年经济奇迹”的渴望。而如果今年东京奥运能够如期举办,赢家也不会只有一个日本。

  东京奥运只是国运的一部分

  安倍政府2019年的经济数据并不是很好看。

  2月17日,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实际GDP同比增长0.73%,其中,四季度GDP下降0.39%,为2014年四季度以来的最大跌幅。有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导致私人消费锐减是四季度GDP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日本制造业也在2月陷入7年以来最严重的萎缩。Jibun Bank/IHS Markit数据显示,日本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进一步下降至47.6%,为2012年12月以来最低,且已连续十个月处于50点的枯荣线之下,新出口订单持续收缩。

  除内需不振、制造业萎缩外,日本政府长期背负庞大债务,2019年负债率高达253%,位居世界第一。

  基于此,多数评论认为,日本需要通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吸引国际游客,以外需弥补国内私人消费不足的问题,并借助奥运旅游带动经济发展,提高GDP,降低负债率。而如果东京奥运因为疫情被取消,已有的250亿美元投资将打水漂,日本无力承担。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但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经济研究室研究员丁红卫看来,东京奥运从来不是国运。

  丁红卫指出,日本经济区别于其他国家的一点在于它的“全球化程度非常高”。从数据来看,日本GDP规模接近500万亿日元,但2018年日本海外净资产额达342万亿日元,连续28年位居世界第一,日本也连续28年稳坐“世界最大债权国”的宝座。

  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日本国内GDP呈现负增长,但日本每年在海外通过经常性收支项目实现并积累的财富非常多,资本收益颇丰。丁红卫提出,学界有一种说法称,在海外,还有五六个日本

  也正是由于日本海外资产的占比很大,丁红卫指出,相比于东京奥运停办,日本更害怕的是疫情扩散导致中国国内的生产线停工,“这对日本经济的打击更大”。

  为了重拾1964年东京奥运所创造的经济辉煌,日本政府自2013年成功申奥后便大力筹备。截止到目前,若按照外媒估算,日本已为承办东京奥运会耗资250亿美元,不仅超出了官方最新预计的126亿美元,更是大额超出最初的73亿美元预算。

  假若东京奥运因为疫情被取消,日本政府的投入真的打水飘了吗?为此,清华大学从事体育金融研究的王浩羽专门算了一笔账。

  以东京奥组委最新版预算为例,王浩羽认为,如果疫情蔓延果真导致东京奥运被叫停,已投入场馆建设的77亿美元会变成固定资产,其中耗资28亿美元的临时场馆算是“彻底白投入了”。配套服务中,国际奥组委出资38亿美元 “占了大头”,若东京奥运取消意味着这一部分“变成了未实现预算”,并非全部会损失。总的来说就是,“固定资产不会白投入,服务性成本不会都损失”。

图片来源:根据东京奥委会官网数据制图

  据路透社消息,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曾预测,2020年与赛事相关的旅游消费将达到2400亿日元,该公司表示,如果奥运会取消,这一消费将蒸发。同时,花旗集团全球市场日本经济学家村岛纪一对外媒表示,若奥运取消,仅旅游业的损失,将使日本7~9月当季GDP增幅较上季下降0.2个百分点。

  日本畅想的第二个奥运梦

  日本东京都政府曾测算,从申办成功的2013年至奥运会举办10年后的2030年的17年间,东京奥运经济辐射效果带来的直接和间接收益共计将达到32万亿日元,其中约20万亿日元来自“奥运设施、场馆作为奥运遗产带动的旅游观光价值”。

  与“奥运旅游”共同被寄予厚望的,是日本第二个奥运梦。

  2020年东京奥运总是会被拿来和1964年的东京奥运做比较。

  1962~1964年间,日本的平均经济增长超过10%,形成“奥林匹克景气”。在日本民众的心中,奥运代表着一种经济上的转机,乃至再次实现经济飞跃的契机。

  1964年东京奥运推动了日本的国际化进程。而国际化的结果是,日本加入了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这些以发达国家为主的经济合作组织。随后日本的经济发展被称作“东亚发展的奇迹”。

  如果说1964年东京奥运是日本走向世界的舞台,那么2020年东京奥运则承载着日本接受世界的机遇。具体来说,是接收国际游客。

  在丁红卫看来,2020年东京奥运本身是以日本政府的一系列经济政策为背景的。而这一揽子政策的最终目的,是吸引海外游客,把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的发展成果引入日本。

  上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房地产、股市等领域不振,日本经济持续呈现通缩态势。90年代中后期至今,被日本称为“失去的二十年”。经济不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国家人口减少,出现少子化、老龄化,这也意味着日本的经济发展不可能受益于人口红利。

  2003年,日本提出“visit Japan”战略,力图吸引海外游客,引入别国发展成果。2008年,日本观光厅正式成立,以观光立国为目标,努力完善旅游相关的各项设施。安倍上台后提出“安倍三支箭”,旨在摆脱长期困扰日本的通货紧缩、物价下跌问题。与此同时,日本的《观光立国推进基本计划》在稳步推进实施中。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观光立国”战略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03年,赴日国际游客数为521万。2013年日本成功申奥,同年入境国际游客破千万。日本国家旅游组织(JNTO)数据显示,2019年,访日国际游客已增长至3188万人。

  对于2020东京奥运年,日本政府期望实现4000万访日游客目标,助力日本实现2%以上的GDP增长,这也是安倍在任7年多以来一直没有达成的政绩。

  在丁红卫看来,除了有助于积极推动入境旅游外,2020年东京奥运会还被日本政府寄予了“带动东京以外地方发展”的希冀。

  日本东京的人口密集程度极大,东京都内集中了日本超过10%的人口,而包括东京周边神奈川、千叶等县市在内的东京圈则集中了日本将近1/3的人口。丁红卫指出,东京的一元化集中程度非常严重。因此,把海外游客吸引到东京并非日本的最终目的。目前日本国土交通省对连接东京和东京周边、非首都圈地区的基础设施投入非常大,旨在促进外国人便捷访日。丁红卫认为,2020年东京奥运对于带动这些地区的观光旅游作用会很大,日本的地方振兴会被带动。

  展现文化软实力是加强旅游吸引力的重要途径,而文化元素也正被创造性地应用在2020年东京奥运的筹备过程中。日本特色的二次元文化被引入奥运,每个国家都会获得专门设计的动漫形象;为宣传和服文化,日本定制了196套各国特色和服;奥运火炬采用日本闻名的樱花元素,奥运火炬原定于樱花盛开的3月开始传递……

  东京奥运承载了太多希冀

  毋庸置疑,东京奥运所被寄望的,是带动日本入境旅游业发展,形成日本经济新的增长点。不过,共同卷入这场奥运会的每个利益相关方,都有各自的算盘。

  从日本会计检查院发布的东京奥运相关报告来看,日本政府的投入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旨在确保奥运的顺利筹备与举办,另一部分则意图“通过大会创造新的日本”。“新日本”项目中,30%的支出用于传播日本“文化魅力”,29%用于打造以通用设计为依托的“健康长寿的共生社会”,22%用于推进日本科技发展,15%用来促进外国游客访日,其余金额则用于实现体育立国等目标。

  尽管目前来看,疫情极有可能影响日本旅游业,尤其是境外游客,但王浩羽认为,已经投入的旅游基础设施还是会在未来发挥作用,奥运对日本旅游业的长远促进作用会随着疫情控制情况逐步显现,“说不定比起其他国家还是会有一个小高潮”。

  除旅游外,王浩羽提及,东京奥运把科技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日本大量科技巨头都参与了进来,把奥运作为新产品研发和展示的节点。此前,包括多个科技巨头在内的40个日本制造商曾展出无人驾驶、氢动力公交等尖端科技,协助海外游客“零障碍”参与奥运。

  早前报道也称,日本5G将在奥运前全面商用。日本政府及相关企业希望利用5G、AI、大数据等相关技术来缓解人口老龄化、产业空洞化、金融机能低下等问题。

  除东道主日本外,国际奥委会也寄希望东京奥运创收入新高。王浩羽提到,过去的6个奥运周期,国际奥委会的转播权收入和顶级赞助收入总额从15亿美元增长至51亿美元,两部分收入占国际奥委会全部收入的91%。而东京奥运周期内,数字媒体迅猛发展,“与之相关的钱应该是一次跃升”。

  出售转播权的明面收益归国际奥委会,但王浩羽指出,“钱眼儿不在东京,不在日本,而是在美国”。美国在悉尼奥运周期贡献了转播权收入的60%,虽然数额出现下降,但在2016年里约奥运周期仍保持在50%以上。奥运会转播权历来是世界各大媒体“抢手的香饽饽”,因为拥有转播权意味着拥有了丰厚的广告收益。

  除日本、国际奥组委、美国以外,在王浩羽看来,中国也极有可能成为2020东京奥运的受益者。原因很简单,“东京奥运很有可能有很多关于中国市场、中国品牌的标志性数据”。

  王浩羽指出,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始,大家就能看到中国品牌在体育大赛中营销势力的崛起,2020年东京奥运会离我们更近,时间上更有利于中国市场。可以说“东京奥运会原本是中国品牌全球化、中国这个新的钱眼儿的一次逆袭机会” 。

图片来源:东京奥组委官网

  2017年,阿里巴巴集团和国际奥委会共同宣布阿里巴巴成为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双方签署了3个奥运周期、横跨12年的长期合作协议。阿里集团耗资55亿元人民币成为了奥运会的顶级赞助商。马云当年表示,奥林匹克平台可以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辐射全球80%的人口,没有一个平台可以让一件事被如此大范围地传播。“对于品牌而言,这就是最好的渠道。”

  在王浩羽看来,东京夏季奥运和北京冬季奥运捆绑在一个奥运周期,且都在地理上位于东亚,无论从全球角度还是从中日角度,两者都会被联系在一起。2020年东京奥运会更大的影响在于“中美博弈”,奥运的举办时间处在中美博弈的特殊时期,而日本则作为了中美博弈的平衡点。

  奥运经济:是“摇钱树”还是“无底洞”?

  在探讨东京奥运所带来的潜在收益之余,担忧之声也从未消停:奥运会究竟是不是一桩赔钱的买卖?自1984年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采用商业运作模式以来,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就从未停止。

  A面,“奥运红利”与民族自信令诸国追逐。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春生表示,奥运会的确能给主办国带来一些收益,不仅有门票、转播权、赞助等直接收益,主办国更看重的是间接的“奥运红利”,希望奥运会能在提升民族自信心、带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增强民族凝聚力等方面带来长期的、综合的收益。

  从以下这些数据可以一窥“奥运蛋糕”的诱人之处:截至2014年7月,英国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得到的后续经济收益已经超过240亿美元;据国家体育总局信息中心信息研究部的测算,如果算上旅游、商业、地产、建筑、交通、体育、科技信息、电信等因奥运而受益的外延产业,从2003年至2010年,北京奥运会所产生的总体经济影响达到近720亿美元,中国体育产业也迎来了高速发展时期。

  除了可见的经济收益,举办国际性体育赛事还能提升国家软实力。“特别是对于新兴工业化国家来说,奥运会的举办对于提升民族自信心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刘春生说。

  B面,一场奥运,是投资,更是投入。

  刘春生指出,转型经济体处于经济发展上升期、基础设施较为薄弱,搭上奥运“春风”的可能性要大于成熟的发达经济体。他认为,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面临的经济结构问题不太可能因为一届奥运会获得根本性的扭转”。

  尽管举办奥运会看上去收益可观,但背后所要进行的刚性投资同样不可小觑,比如说斥巨资建造的体育场馆、赛事期间的运营成本等等,办奥运的花费远超预期。根据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的《2016年牛津奥运研究报告》,夏季奥运会目前平均花费为52亿美元(按2015年水平计算),这一数字仅包括与举办体育活动相关的费用,不包括城市和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费用。自1960年以来,没有一届奥运会的花费成功控制在预算之内,将近一半超支率超过100%。

历届奥运会开销(1960-2016)

图片来源:《2016年牛津奥运研究报告》

  奥运结束后,对场馆的维护费用也不是一笔小钱。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后,政府每年都要投入8050万欧元用于维持众多体育场馆的正常运行,这让希腊背上了巨大的财政包袱。

  刘春生还表示,不同主办国通过“奥运红利”获得长期的综合收益差异较大,说明奥运会的收支管理以及永续开发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和探讨的问题。

  系统开发,做好场馆的赛后利用,是奥运主办城市的一个出路,但难度极大。

  成功的尝试也有。1992 年的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将场馆与基础设施建设融入了城市改造计划;伦敦政府在举办奥运会之初,就为场馆的赛后利用做了详尽的规划,奥运结束后还成立了专门的公司负责运营奥运遗产,将职业联赛和中小型的体育赛事引入场馆运营中,并向社区、俱乐部、学校等开放场馆,形成了集体育、休闲、文化、娱乐等为一体的多元化运营模式。根据英国体育总会(UK Sport)的数据,自伦敦奥运会闭幕以来,伦敦已举办了25场由国家彩票资助的体育赛事,吸引了130万名观众,产生了1.34亿英镑(截至2018年)的经济收益。

  “随着时代、科技和建筑水平的进步,未来也许会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刘春生说。“比如装配式建筑,把场馆像积木一样堆起来,用完了可以把它拆掉。”

  从申办到结束,一场奥运会的举办,对国力的考验无疑多重而双刃,正如电影《阿基拉》的结尾,能力失控的主人公在奥运会场馆引发了“新东京市”的再一次毁灭,本应是褒奖人类力量的殿堂却只剩下断壁残垣。

  目前,东京还没有遭遇电影中奥运会被取消的命运,3日,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公开表示,根据东京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协议,东京奥运会可以在2020年内进行延期,随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瑞士洛桑召开的执行委员会上表示,国际奥委会继续全力支持2020东京奥运会,并鼓励所有运动员全力以赴,继续为东京奥运会做准备。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基于现有证据,2020东京奥运会将按原计划举行。

  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自1896年举办,至今124年间,夏季奥运会共被取消过三次,皆因战争,其中便有本应在东京举办的1940年第12届奥运会,其余两次分别为1916年柏林奥运会和1944年伦敦奥运会。

  时逢“一战”“二战”,在倡导“互相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面前,人类尚未克服自我制造的战争心魔,彼时的东京也正与深渊彼此凝视。

  2020年,距离1940年整整过去80年,又一场全新而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奥运前夕蔓延。走到十字路口的东京,与命运关口前的世界,共同怀着重重期待,憧憬奥运的如约而至、无限可能。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DF381)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已有20人评论, 共5689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额
    • 涨跌幅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